千古伤心是结婚

78次浏览 已收录

  柏杨先生有位朋友,膝下只需一个女儿,宝物得要命,按说独生女儿必定会娇纵过度而不长进,其不流入太妹或苟且偷安者,几希。偏偏该朋友祖先有德,女儿虽娇纵得不像话,但是却没有流入太妹,不光没有流入太妹,反而功课奇好,特别数理奇好。这年头,一个年轻人只需数理奇好,就等于吃了神仙丸,想怎样念就怎样念。她尊下一条鞭上去,由小学,而中学;由中学,而大学;由大学,而留学;最终在美国啥啥理工学院,成为该校有史以来的榜首位航空女博士。中美同胞,无不惊叹,以为她将来定会在社会上露一手。特别是她的老娘,振奋得坐立不安,东串门西串门,宣扬她女儿怎么怎么,谁要是说三句话还没有夸奖到她女儿,那比杀父之仇还严峻,老娘能恨他一辈子。柏杨先生深知她有这种绝症,所以一见面就恭维她好福分,有这么个好女儿,总算不虚此一生也。有一次,我出奇计灌米汤曰:看你女儿,多有长进,天资高,教养好,她总有一天要得诺贝尔奖的,到时候,带着妈妈到斯德哥尔摩领奖,你也可见见活国王,报上再那么一登,真光荣呀!她曰:你说啥,死得脱?啥叫死得脱?我曰:不是死得脱,是斯德哥尔摩,瑞典国的京城,到那当地领奖呀,传闻榜首等奖奖金就是美金20万。她看我应对称旨,马上用一种唯恐怕不被压服的腔调叫曰:我可没有那种福分呀,不过我女儿倒蛮有大志,前些时还来信说正在研讨研讨啥呀,很多博士都敬服她哩!说罢之后,马上翻开手提包,给了我一支她女儿从美国寄回来的洋烟,以励来兹。

这是4年前春天的事了,本年春天,偶然又碰到她,我仍是照着老规矩,呆头呆脑地称誉她女儿,开始她支支吾吾,后来因我跟在她屁股后边赞个没完,她没好气曰:老头,你歇歇舌头好不好?这一次连洋烟也没掏,就拂袖而去。

过后才知道,老太婆发那么大的威,不是宝物女儿死啦,也不是宝物女儿忘了娘,而是宝物女儿得了博士学位不久,就结了婚。老太婆当然不对立女儿成婚,但是结了婚之后,跟着就是生子,并且生起来像北平卖的冰糖葫芦相同,大珠小珠落玉盘,三年就生了三个。假如她身在我国,问题还小,盖我国人工不值钱,请个帮工小姐,就能够分忧。无法身在美利坚,人工贵得可怖,买菜、烧饭、抱娃、喂奶、铺床、叠被、洗衣服、熨衣服、洗盘子、换尿布,大自电线走火,小至买根针,都以身作则。

  。亘古奇迹的女博士,遂成了一个管家黄脸婆。

咱们介绍这个故事,并不是触谁的霉头兼碰谁的疮疤,特别是毫无小看家庭主妇之意,盖国际上能够没有女博士,却不能没有家庭主妇也。在对人类做的奉献的价值上,家庭主妇要超越女博士千百万倍。这可不是拍家庭主妇的马屁,以便将来挨门讨饭;而是没有女博士,国际仍是国际,没有家庭主妇的国际,则几乎不能幻想。不过,问题在于,一个家庭主妇,只需受国民小书院教育,就可愉快担任;而一个女博士,恐怕至少也要投下去20个岁月。7岁上小书院的话,最快结业的博士也27岁矣(有的年已半百,头发都白啦,还在往里钻,那就更是严重)。国家花了这么多的钱,自己也费了那么大劲,不过造就一个管家婆,本钱不免太高。这种糟蹋,恐怕连太行山都得赔进去。假如将来大书院整体成了女学生,而女学生又整体冲进厨房烧饭抱娃,我国的高档知识界,势将成为真空。夫国家培育一个科学家,就有理由、也有权力,要他从事科学研讨工作,假如一切的科学家一齐坚决地蹲到河滨捞鱼,那又何须培育这么多科学家,开门见山培育捉鱼的好啦。

女博士嫁人当然是应该的,但假如她尊下折腾了半辈子不过仅仅烧饭抱娃,咱们就不由得要猜疑,最初何须那么穷凶极恶,把臭男人从榜上挤到枯井里乎?当她尊下午夜人静,半闭着打盹得要命的秋波,从床上爬起来喂孩子奶时,模模糊糊,不知道听没听到枯井里的哭声也。吾友盛紫娟女士,她在香港读大学时,兼编了好几个刊物,日正当中,前途无量,却遽然结了婚。成婚之日,来信描绘前景说,她老公是个大律师(也或许是个工程师,日子一久,记不清矣),日子不成问题,所以必定要好好写几本小说。我老人家就一百个不信,盖小姐一旦变成太太,她的朋友圈就会来一个180度的转弯,日子方式也会跟着别有天地,并且一有了孩子,更是全盘皆垮。不要说写小说,能有心境看小说,已很可贵矣。她对我的观点颇不信服,在信上致训词曰:你这个老顽固,总自以为是,总用你曩昔的陈旧经历去判别新的事物,务请拭目而待。好吧,我就拭目而待,拭到了今日,已整整5年,她不光没有一本小说面世,并且消息杳然,像是从地球上失了踪。呜呼,非她不进步也,而是局势比人强也。不过女作家和女博士之间又有不同,女作家20年之后,儿女逐渐长成,她仍可持续爬她的稿纸,起先或许有点陌生,久了也就能够敷衍,并且跟着年纪才智的增加,著作或许或许更老练。但是女博士学的是航空工程,20年之后不要说20年之后,纵使3年之后,她学的那一套已掉队了十万八千里,她就不得不成为废料。